丝瓜成年app短视频网

林成群从林仲怀家里出来,气恼的在车里骂声连连:“一群白眼狼,早知道他这么绝情就不让他出国留学去。”

“大哥,他不想帮忙是吗?”林成典问。

“废话。”林成娥道:“他们现在是跟济北的风熠宸联手了,所以才会这样子嚣张,没有看到吗?连小弟妹都跟我说话变得嚣张跋扈了。”

“二姐,这性子,不是我说,也太冲动了,今天不该说话那么难听。”老三林成典道。

“我说话难听?”林成娥自然暴脾气的开口:“大哥可是跟他们说话客气吧?看还不是火冒三丈的出来,咱们想要钱,人家不给,让我好脾气,能好脾气?”

林成典一听也是气的不行:“这仲怀从来跟咱们不亲,老四跟咱们也不亲,这一家子都跟咱们是两条心。”

“大哥,要我看,一不做,二不休,来点干脆的吧。”林成娥道。

林成群摸了摸头,想了想,眸光里闪过了一抹不善:“我看到了顾好有两个五岁的儿子,是双胞胎,那两个,我们拿到一个,都可以胁迫他们给钱。”

“绑架?”林成娥眼底闪过兴奋。

林成群眸光一定,立刻有了防备,眸光闪烁,又圆了回来:“这事不能干,不能乱来,绑架是犯法的,咱们不能为了钱,啥都干!”

“我来,我不怕。”林成娥直接冷笑了下:“我倒是看看,嚣张到何时?就是不知道那小子长得什么样子!”

林成群一顿,想了想,拿出手机,翻找了一下,给她看了一眼,“喏,就是这两个小子。”

淡淡的初恋甜甜的吻

“大哥,怎么会有照片?”林成典也很诧异,凑了过去看了一眼:“不是双胞胎吗?怎么不是完全一模一样。”

“异卵双胞胎。”林成娥道:“这种不太像,她这两个应该是异卵双胞胎。”

“哦,原来这样子啊。”林成典轻哼了一声:“这么会生,生了两个宝宝。”

“可不就是。”林成娥仔细看看照片里的孩子,眉头皱起来,又看看大哥。“大哥,不会是在仲怀家里安排了眼线吧?”

林成群微微笑了笑,眼底闪过了一抹狡黠的光芒。“做人做事,还是应该早点安排好,否则的话,谁知道会怎样,幸好早点安排了进去,否则的话,还真是没有人帮我们。”

“我看仔细了。”林成娥道:“大哥,这事我来做,放心,就算是出事,我也不会供出去们的。”

林成群道:“老二,也放心,咱们兄妹三个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有大哥吃的就少不了们三个。”

三个人在车里立刻密谋起来。

几分钟后,他们就很快各奔行程。

林家老宅。

林成娥进了门就像是一阵旋风,直奔楼上的书房,到了门口,抬起脚来就踹开了书房的门。

老爷子还在里面抱着于明惠的骨灰坛子,门被大力的踹开,他吓了一跳。

林成娥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。

“哟,爸,还抱着这骨灰坛子呢?”林成娥几个健步走了过去,到了老爷子面前。

老爷子吓了一跳。“,进来不敲门,成何体统?”

“我不敲门?”林成娥怒声道:“爸,我也警告,马上九十了,别再耍威风了,我不吃这一套。”

“这个混账东西。”林老爷子怒不可遏。

“混账?”林成娥讥讽一笑:“我今天做点混账的事情,给看看。”

她说着,一把抢过来老爷子手里的骨灰坛子,举在头顶。

“,给我放下。”老爷子一震,脸色一阵苍白:“,想要干什么?”

林成娥拿着骨灰,轻轻一笑:“我去外面,把她给扬了!”

说完,林成娥就往外走去。

林老爷子在后面吓得一哆嗦,大喊道:“来人,来人!拦住那个孽障!”

管家吓了一跳,进门看到老爷子颤颤巍巍几乎站不稳,吓得赶紧上前去扶人。

“快,快拦住林成娥,把她手里的骨灰给我抢回来。”老爷子看着管家,眼底都是欺慌,着急,不安和懊悔:“快点把她的骨灰给我抢回来。”

他以前对不住于明惠,不想死了也对不起她。

他这一生做的最难以饶恕的事情就是错过了于明惠,用了一生孤苦来赎罪。

可没想到,最后,连面都没有见到。

现在要是林成娥把骨灰给洒了,他可怎么去见酒泉之下的于明惠?

管家立刻安排人:“快来人,拦住二小姐,不能让她把骨灰给洒了!”

有人去拦了。

林老爷子被管家搀扶着往楼下走。

很快,到了院子里。

林成娥站在外面的花坛边沿上,高高的站在那里,厉声道:“们都给我看着,谁也不许往前来一步,否则的话,我立刻碎了这个。”

本来想要抢的下人也被吓到了,踌蹴不前,也不敢说什么。

他们只能回头看出来的老爷子和管家。

老爷子站在门口,一看到女儿手里的骨灰被举得那么高,掉下来就真的要洒了。

“不,不,小娥,放下来,不能这么干。”老爷子的语气平生第一次这么卑微,颤抖着,指着女儿:“快点把那个给我放下来,不能洒了,求了。”

“求我?”林成娥讽刺一笑:“爸,为了于明惠求我?”

“我求。”林老爷子点头:“把骨灰给我放下来,爸爸依着,给我留下来那个骨灰。”

“爸,真是太让我失望了。”林成娥怒声道:“竟然对这个离开五十年的女人这么念念不忘,这样,怎么对得起我妈!”

“给我放下来。”林老爷子大声喊道:“小娥,不能这样子,求了。”

林老头不敢发火,怕刺激到了这个孽障。

可林成娥很生气,看到父亲这么紧张这骨灰,她真是气炸了。

“爸,越是求我,我越是很生气,真是不该求我。”林成娥握着骨灰,讥讽的看着父亲:“我很讨厌这个女人,她到来就生了两个孩子给,赶走了还能左右的思维,这个女人,简直是妖孽,我要砸了她,把她挫骨扬灰!”

话一说完,林成娥手猛地一执,骨灰坛子跌落在地上,漫天扬尘飘飘洒洒的飞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