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视频播放成人app

“我是一个散修。nv生网(w?)”

宁奕本以为,叶长风要说一个漫长的故事。

一个关于山上的闲云散修,喝酒修行杀人,然后一步一步成长为修行界巨擘的故事。

没有想到,这个故事并不漫长。

“有人想要杀我,然后他被我杀了。”

叶长风回想着自己年轻时候出山的经历,那的确是寥寥几句话就可以概括的无趣故事。

“那人背后的宗门也想要杀我。”

“然后一整座宗门,先是客卿,再是长老,最后是宗主,都上了我的山。”叶长风轻声道:“最后他们都死了,死人太多,山上也待不下去了,所以我离开了那座小山头。”

宁奕沉默了。

这是一个看似简单,但是曲折离奇的杀人故事。

老前辈描述的时候,言语之间平平淡淡,看似波澜不惊,但是宁奕的脑海里,隐约已经想象出画面来一个籍籍无名的山上野修,年轻时候被一整座宗门追杀,客卿,长老,宗主,就拿东境的小山头来说,客卿七境,长老九境,宗主恐怕也得是十境这种级别的人物,叶老前辈一定是个惊才绝艳的剑修,才能在接踵而来的袭杀当中破境,然后安稳下山。

果然。

甜美淑女初夏漫步显俏丽

叶长风幽幽回忆着说道。

“如果没有记错,我惹上的是一个不出名的小山头,客卿大约是七境,长老九境,那位宗主就厉害了,十境大圆满,只差一步就破开命星”

与宁奕猜想得几乎没有差别。

“那时候我二十五岁,在山上修行了二十年。”老人感慨道:“领我上山的师父死得早,在我六岁那年离世,他阖世之前,只来得及传授我一部入门心法。之后的十九年,我牢记师父训诫,功法有所成就之前,不得下山,专心修行,山上挖笋打猎为生,那地方偏僻,荒郊野外,基本上也见不到人烟。”

宁奕问道:“先生那时候,是如何在那位十境修士手下活下来的?”

“如何活下来的?”叶长风古怪望了一眼宁奕,道:“把十境修士杀了,自然就活下来了。”

“那时候我刚刚破开命星,如果他早来一个月,那一架恐怕会稍微有些麻烦。”叶长风忽然笑了,道:“不要误会,我的师父不是什么厉害人物,只是一介普通修士,生前估摸着堪堪后境,其实已经相当不错,至少能到小山头当个拜山客卿了。”

二十五岁命星?

宁奕神情说不出来的怪异,他想到了被誉为大隋百年难遇的修行奇才,道宗的周游先生,就算是道宗无数资源的倾力相助,也没有叶老前辈这么快的修行速度。

这是什么资质?

接着,宁奕就释然了破开五百年大限的,大隋前前后后,又有几人能够做到?

天下英杰,孰强孰弱,自有老天定夺,不是看谁笑到最后,而是看谁活到最后而这位活得相当悠长久远的西海老祖宗,就算再怎么掩盖锋芒,年轻时候,也一定是个妖孽级别的人物。

“到了山下,还是那样,喝酒修行杀人,然后涅槃。”

叶长风轻描淡写道:“之后去了一趟妖族天下,打了一些不长眼的妖族大能,就回来了。”

宁奕双手按在膝盖上,听着这句话,神情复杂。

喝酒修行杀人然后涅槃。

涅槃,这两个无论放到哪里都重若千钧的字,放到这位西海老祖宗的口中,怎么说出来,就跟喝酒一样轻轻松松?

“宁奕,我有的,你都会有。”叶长风微笑道:“这并不难。”

宁奕长长吐出一口气来。

他笑道:“先生,望而生畏。”

老祖宗轻轻嗯了一声,不置可否,“在路上就好点燃命星,捻火涅槃,其实都不算什么”

宁奕怔了怔,道:“真正难的是?”

“是最后的那一步。”

叶长风的神情有些晦暗,很难想象,叱咤风云数百年的西海老祖宗,竟然会有这种惘然而又困惑的眼神宁奕先前在老人的口中听到了“执剑者”,他本以为,叶老先生无事不知,无物不晓,但现在看来,似乎不是这样。

最后的那一步

是指涅槃之后的不朽吗?

老剑仙困在了这一步。

破开了五百年大限,显然是一件好事,真正做到了这一步的大能者,少之又少。

他们之中,似乎并没有哪一位很开心只有一个例外,那就是坐在天都皇城里的太宗陛下,还特意举办了一个五百年的寿典。

“有人站起身子,就能看到满天星辰。”

老人站起身子,头顶就是小霜山上的星霜苍穹。

他伸出一只手来,喃喃道:“但伸出手来,却触不到穹顶,涅槃之后,得见不朽真的有不朽吗?”

宁奕抿起嘴唇,明白了这就是困住先生的原因叶长风跨过涅槃之后,距离传说之中的不朽,仍然遥遥无期,无论如何修行,似乎也无法成就那一步,两者之间的距离,遥远到了,他甚至怀疑最后一步的真实存在性。

说完这些,小霜山一片寂静。

叶长风摇了摇头,有些意兴阑珊,将余下的酒一饮而尽。

白袖摇曳。

“明天来后山找我。”

说完这句话后,小霜山的竹楼空地上,便只剩下一道模糊的白色影子,风气吹过,白色衣袍如泡沫般散去。

宁奕躬身一揖。

明日去后山,如果没有猜错,那么便是这位西海老祖宗,要开始教导自己修行了。

只不过,叶老先生似乎走得有些匆忙

溪水流淌,潺潺而过。

白袍站在小溪里,溪水不深,只是没过膝盖。

漫天星光折射在溪水里,寒光随着鳞波破碎,白色的袍影被水纹抖散。

长夜无光。

蹚水不过河。

叶长风就这么静静站在溪水里。

溪水的对面,是一片茂密的丛林,里面一片漆黑,什么也看不见。

这里是后山,却不是宁奕和裴烦丫头第一次触动山主陆圣的“子母阵”所挪移而至的那片区域在一整座巨大后山的阴影下面,其实是一片相当宽阔的空间。

有山有水有林。

一抹幽幽的白光,在远方的林间亮起。

那抹白光来自于某种凶恶的生物的眼眸里。

那“凶狠”的生物,四肢等长,身形瘦削,栓系在远方的树林梢头上,远远看去,只看到一个轮廓,像是一只倒悬的蝙蝠,浑身发毛银白,眼珠恶狠狠盯着站在溪水里的白袍老人,认清楚了这道连续三四天都站在溪水里的身影之后。

“凶狠”生物的嘴唇颤抖,发出了尖利的啸声。

树林里的狂风掀起,拍打着藤蔓,尖锐的风声,顺延着那生物从嗓子里挤出来的声音,迅速蔓延开来。

那是一道古怪的发音,带着憋屈和愤怒。

像是人类襁褓里的婴儿。

“咿——呀!”

叶长风面色平淡。

他站在溪水里,保持着一个相对平缓的距离,远方那座漆黑的长林,在一瞬之间,被声音点燃,无数道惨白的眸光亮起,以古怪姿态倒悬着的“蝙蝠”同时睁开双眼,爆发出类似于婴儿啼哭的刺耳声音。

像是被长绳栓系在树梢上,那些“凶狠”生物鼓起胸膛尖戾叫着,夏日荷塘一般的蛙声刚刚连起,就被白袍老人一剑卷飞殆尽。

先前大雨连绵,叶长风在来到小霜山时,宁奕便发现,老人腰间的“稚子”已经不见踪影。

此时此刻。

那柄无鞘包裹的“稚子”,倏忽从远方的密林之中袭来,滚滚剑气如龙卷,一路上掀动无数树叶,一整条溪水瞬间沸腾炸开,连绵一线的升腾悬空。

长林里凄惨的怪叫声音被剑气瞬间压过。

那柄“稚子”悬停在老人面前,剑气一线而过,残影缓慢消逝之后,受惊了的“凶狠”生物,只是稍稍停歇一刹,接着更加大声的嘶喊起来,声音连绵不绝,愈演愈烈。

“够了!”

叶长风眼神凌厉,两根手指并拢划过,一缕劲风吹拂,这一指剑气瞬间从密林上空切斩而过,无数高大古木轰隆隆应声而倒。

一片死寂。

溪水重新沸沸扬扬落下。

水雾之中,老人揉了揉眉心,神情憔悴,这几日被这喋喋不休的叫声吵得不堪重负,此刻终于得了清净,没好气道:“叽叽喳喳,没完没了,非要给你们一点颜色瞧瞧,才肯安宁?再吵,捆你们十天半个月,看看谁能救得了你们?”

长林里倒下一片古木。

鸦雀无声的寂静。

剑气闪逝而过的那一刹,照亮了倒悬在树上满面愕然的凶狠生物,颊囊通红生毛,缠卷长尾栓在树头,像是被人吊在树上

这些浑身毛发银白的猴子,感受到擦着头皮呼啸而过的剑气,神情顿时蔫了下来,带着三分后怕,心惊胆战看着站在溪水里的白袍老人。

这里很久无人踏足过了。

上一次来这里的,也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类修行者。

但那个人类,对它们,客客气气,哪像是现在的这位老人直接出手把它们吊在树上?

还有王法吗?

还有天理吗?

得了清净之后,叶长风惬意地拂了拂袖,一只手轻轻抚摸着“稚子”,眼神带着温柔,轻声道:“告诉我,你看到了什么?”

稚子剑身不断震颤。

西海老祖宗望向蜀山后山的密林深处。

他的眼神变得很是古怪。

(今晚还有一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