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app视频破解版

许不令穿过龙凤河后,在渔阳郡的黄口镇停步,也进入了幽州唐家的势力范围。

黄口镇是幽州的交通枢纽,无论是去唐家庄还是去辽西的菩提岛都得经过这里。走到这个地方,已经入了幽州核心地域,江湖人激增,携带刀剑的游侠儿随处可见,显现出了一种与烟雨江南截然不同的繁盛。

在船上相识的左战,好像在幽州走动很久了,门路很熟,把许不令带到了黄口镇上的悦来客栈,客栈东家是渔阳这边的消息贩子,耳目通达眼线很多。

许不令打听了下宁玉合的下落,得到的结果自然是还没过来,又问了下唐蛟、祝六等人的消息。只是许不令没有暴露身份,唐家又扎根在渔阳郡北侧,掌柜的显然不敢说,只是让他到别处去问问。

许不令经过南来北往的走动,对江湖规矩也了解了些,没有再像对付长安陈四爷那般严刑逼供,只是在黄口镇住下,耐心等待宁玉合的到来,顺便打听唐家的动向。

游侠儿左战抵达黄口镇后,并未大献殷勤攀谈结交,领路之后便启程继续去找司徒岳烬的下落。

许不令起初怀疑左战和北齐国师左清秋有些关系,故意借机接近他,可瞧见左战走的这么干脆后,也只当是一场江湖上的萍水相逢了。

冬日大雪纷飞,悦来客栈内烧着火盆,十几个来自各地的江湖客围坐在一起烤火取暖,嘴上聊着近日发生的大小事:

“听说有天字营的黑无常朝幽州来了,不知道这次是来抓谁……”

“幽州这边,唐家上达天听下震绿野,敢在这边走动的道上英雄,都被唐家抓去领赏了,哪有什么枭雄悍匪……”

“这话别乱说,让唐家人听到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……”

趴在桌上偷听的祝满枝,听到这里,眸子里也显出几分鄙夷,微不可觉的哼了一声。

青春美丽容颜

许不令坐在两个姑娘之间抬手沏茶,对江湖人说出这番言论,并不奇怪。

幽州唐家是怎么起家的,江湖上人尽皆知。原本是幽州的二流江湖世家,家中祖辈出了个天才,观摩曹、陆两家的剑法,硬生生自己悟出了一套剑法,也就是如今的唐家剑。

不得不说,唐家剑还是很有东西的。

曹家剑重‘快’,祝家剑重‘稳’,陆家剑重‘诡’。

唐家虽然成名最晚,但把‘快’‘诡’二字发挥到了极致,‘剑出有锋无影’的名声,便能看出其水准。

也正是因为这套自成一体的剑法,让幽州唐家跻身了一流江湖世家,仅次于祝家之后。

若只是如此,唐家也算是厚积薄发,当受江湖人敬仰,可唐家的问题在于:

剑不错,人不行。

十年之前铁鹰猎鹿,整个江湖要么殊死反抗,要么明哲保身,独独唐家和人不一样,卖友求荣和朝廷取得联系,又带头伏杀幽州德高望重的老剑圣祝稠山,做的全是江湖败类才能干出来的事儿,还对外的解释‘为国效力’,以此来掩饰背信弃义的行径。

唐家确实算是为国效力,而且很卖力,又是让子弟从军,又是给缉侦司打下手,换来了今日无人敢惹的地位。

可明眼人都知道,唐家只是天子脚底下的一条哈巴狗罢了,存在的意义,可能就是朝廷对江湖人树立的榜样——只要老实听朝廷的话,吃香喝辣要什么有什么。

但‘江湖’的意思,就是‘不受律法约束的社会环境’,老实听朝廷的话,还叫什么江湖?唐家从投了朝廷那天起,便已经不算江湖人了,只能说是朝廷的喉舌。

唐家可能也知道自己没法在江湖混下去,近些年一直在朝中走动,让家中子弟在军中担任要职,想往‘将门世家’转型。

将门世家这个东西,没人比许不令更清楚内情了。

大玥军伍中派系分明,便如同以前的关中铁骑,里面便有刘家军、韩家军、郭家军等,主要职位皆由将门子弟把持,士兵也只听自家将军的调令,别人根本调不动。

唐家一场仗都没打过,祖上也没出过名将、战神,手底下更是一点可用之兵都没有,谈何将门?

许不令如此想着,正走神儿的时候,客栈外的街面上响起了马蹄声。

–>>

; 转眼看去,一匹黑色大马穿过风雪,马背上坐着个头戴帷帽的女人,身行曼妙气质出尘,手上提着长剑,即便唯帽遮掩了面容,许不令还是从腰臀上认出了来人是谁。

“大宁!”

趴在桌上的祝满枝,余光瞟了一眼,便露出几分惊喜,坐起身来半身探出窗外招手。

宁玉合快马加鞭连夜赶到黄口镇,正准备来悦来客栈打听消息,抬眼瞧见客栈窗口坐着的两男一女,稍微愣了下。

令儿……

见许不令转过头来,宁玉合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,竟然调转马首转首就想跑。

这幅模样,倒像是自作主张出门办事儿的媳妇被自己男人逮住,怕受到责罚一样。

“诶~?大宁……”

身后再出传来满枝的呼唤,宁玉合骑马跑了两步,又反应过来,连忙停下,想回头打招呼。

只是还未转身,就察觉背后一沉,一个人坐在了背后,抬手就在她臀儿上掐了下。

“还跑?躲着我做什么?”

男子熟悉的嗓音传来,灼热呼吸吹拂耳畔,宁玉合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下,眸子里显出紧张神色,焦急解释道:

“令儿,我没跑……我听说了点事儿,回幽州看看,你马上启程回肃州,不想耽误你大婚,才偷偷出门……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话语怯怯懦懦,将做错事小媳妇的模样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许不令本来是有点恼火,还想训师父一顿,瞧见这柔弱模样,又有点舍不得了,手又在宁玉合臀儿上捏了一把,声音微冷:

“师父,你还把自己当外人不成?偷偷跑出来我能放心?以后有什么事大家一起商量,别自作主张。”

宁玉合是担心耽误了许不令的婚事,才没打招呼出门,不过这样做确实不对。瞧见许不令跟过来,她心里其实也挺暖和的,没有责怪徒儿的动手动脚,只是柔声道:

“我知道了……你跟过来,萧绮她们怎么办?”

“她们坐船走海上过来,估计要些时日才能道滨州,我们先去解决唐家的事儿,还得去菩提岛一趟。”

许不令说完了话,从宁玉合手里接过缰绳,在街上看了看:“师父,清夜去哪儿了?”

宁玉合坐在许不令前面,略显心乱如麻:“清夜遇上了厉寒生,跑去追了。厉寒生是清夜生父,应该不会出岔子,我们在这里等着即可……”

许不令听到这个,微微蹙眉——祝六现身肯定是当幌子,吸引各方势力的注意力,以免被发现菩提岛的异动。厉寒生是打鹰楼主,不可能跟着去唐家,恐怕已经分道前往菩提岛了。

不过正如宁玉合所说,宁清夜跑去追厉寒生,应该没什么问题。许不令见过厉寒生一面,能看出厉寒生不是什么精神失常的神经病,只是背着血海深仇气质比较阴郁罢了,不见宁清夜,更可能是无颜面对,而不是冷血无情。

念及此处,许不令也没有多说,翻身下马,牵着缰绳来到了悦来客栈。

祝满枝见到关系最好的宁玉合,小脸儿上满是雀跃,跑过来拉着宁玉合的袖子,叽叽喳喳道:

“大宁,你真不讲义气,来幽州这么大的事儿,竟然不通知我一声,害的我和许公子千里迢迢跑过来找。我和许公子都不认识路,找你找得可辛苦了……咦?小宁呢……”

宁玉合表情稍微有点拘谨,随口回应了几句,便叫来了店小二,准备开一个房间。

只是祝满枝和宁玉合结伴走江湖走了小半年,一直都是同床共枕,此时自然是摆了摆手:

“开什么房间呀,晚上咱们睡一块儿,我有好多话要和你说,夜莺那死丫头和闷葫芦似得,躺下就睡着了,叫都叫不醒……”

夜莺淡淡‘切~’了一声:“你说的东西没意思,不想听罢了……”

“嘿—……”

吵吵闹闹间,几个人上了楼。

宁玉合虽然面色古怪,极力想要找借口独自住一间房,却还是被热情似火的小满枝拦了下来,硬生生拉进了房间里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