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片免费观看aapp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好了吗?”

叶秋有点不太习惯被人这么服侍。

“还没好呢,头发有点乱。”赵玉红认真的整理了一下叶秋的头发,又心细的抚平了衣服的褶皱,最后满意的点头,笑道:“好了。”

叶秋看着她那认真的神色,心里面有些触动,虽然刚才他用实际行动,算是给了赵玉红点回应,可是看到这还是忍不住说道:“玉红姐,我知道自己很不负责任……”

赵玉红按住了他的嘴唇,摇头说道:“不要说了,我已经说了,我不用负什么责任的,这里的事情我也已经忘了,而且我也不想让外人知道我们的关系。”

叶秋听到这心里松了口气,可是又有些惆怅,看来赵玉红的选择还是跟之前一样,那就是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两个人还是保持之前的关系。

这样子也好,他身上的债务已经够多了,要是再扯进来谁,那么真的太难了。

至于惆怅那就是男人的通病了。

不过接着叶秋一愣,注意到了赵玉红话语中的潜台词,不由得吞了口口水,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玉红姐,说不想让外人知道我们的关系?”

“是啊,在外面我还是货运公司的管理人,也是的秘书,同时也是的姐姐。”赵玉红神色如常。

叶秋干笑了一声:“哦,这样啊,我还以为……”

少女心爆棚可爱女生手捧白色气球游乐园写真

“还以为什么?我跟之间保持那种不可告人的关系吗?”赵玉红好笑的看着叶秋。

“没有,没有。”

叶秋尴尬的说道,只是心里面还是有点小小的失落的,毕竟赵玉红是他青春期时期的幻想。

倒是赵玉红看着叶秋那有点郁闷的表情,突然噗嗤一笑,然后有些脸红的说道:“不过,没有人的时候,我也是的……”

叶秋一愣:“我的什么?”

“是我干弟弟,说呢?”

饶是赵玉红跟叶秋坦诚一个晚上了,对于那三个字也有点不好意思说出口来,不由得白了叶秋一眼。

叶秋顿时就呆住了,半天后才回过神来,忍不住说道:“玉红姐,是说,我们以后……”

赵玉红偏过头,耳根略微有些通红:“毕竟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已经忘记了,需要有人能够帮助我恢复记忆。”

到了这个时候,叶秋哪里还没有明白赵玉红的意思,那就是私下里面保持这种亲密关系。

叶秋不由苦笑一声,不过这也是他自己造的孽,要是昨天没有喝那么多酒也就没有那么多事了,想到这心里面不由得骂起花盼月来了。

要不是这个王八羔子,自己真气也不会消耗完,就不会遇到醉酒这种情况,也不会出现昨天晚上的事情了。

对,这件事情要怪就怪那个王八蛋!

跟自己的制止力低可没有任何的关系……原本,叶秋今天其实是想要陪着赵玉红的,毕竟两个人刚刚发生这种事情,不过就在准备下去跟赵亮他们汇合的时候,他就接到了高海波的电话,白芸苓和李紫韵现在正

在找他,于是就只好先跟赵玉红告辞离开了。

赵玉红虽然有点不舍,不过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所以也没有表现出来什么,只是等到叶秋离开之后,她的脸色突然变得通红起来。

“我心里面那个小男孩,还真是变成一个男子汉了。”

赵玉红回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,心里面羞臊无比,连忙去卫生间又洗了一把脸,然后换上衣服下楼去了。

“姐……”赵亮已经知道也先离开了,见到赵玉红刚打了声招呼就愣住了,“姐……怎么……”

赵玉红一愣: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就是觉得看起来有点不太一样了,好像更加漂亮了点?”赵亮挠了挠头,转过头对着陈桃问道:“桃桃,说是不是?”

陈桃点点头:“是啊,姐姐看起来好像漂亮多了,是遇到了什么好事情吗?”

“也没有什么,走吧,先去吃饭。”

赵玉红俏脸微红,急忙转过身走了。

……

等到叶秋赶到白云大酒店的时候,李紫韵已经在白芸苓的办公室里面了。

“出什么事情了,那么着急找我回来?”

叶秋一进办公室,跟李紫韵打了声招呼,就连忙问道。

白芸苓皱眉,有些没好气的问道:“昨天晚上在干什么?怎么打了那么多电话都没有接?”

“这个,喝点了酒先睡了。”叶秋有些心虚的说道,实际上他的手机早就被赵玉红给关机了,直到高海波从客房电话通知他,他拿出手机才发现。这也足以可见了,一旦一个女人下定了决心有多可怕

,赵玉红这是铁了心要感谢他呢。

“喝酒就睡了?”

白芸苓狐疑的看着叶秋,这个家伙的酒量有多好,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呢,要不然的话这个犊子早就被自己灌醉给拿下来了,也不用等到被于珊珊抢先了一步。

不过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,白芸苓沉声道:“还是让李总说吧。”

叶秋一怔,接着皱眉道:“李家老酒出问题?”

李紫韵苦笑了一声:“是的,实际上是这样子……”她把跟白芸苓说的讲了一遍,最后歉意的说道:“抱歉,我没有办法拦着他们……”

叶秋一摆手:“紫韵姐,不用道歉,恐怕整个酒厂的人都被二表哥和三叔搞定了。”

白芸苓点头:“没错,而且这背后肯定是梁程在搞鬼。”

“是不是梁程搞的鬼,现在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现在我们还在跟李家老酒合作。”

叶秋皱眉道。李紫韵苦笑道:“叶秋,芸苓,真的对不起,如果不是们的话,恐怕李家老酒也没有办法那么火爆,可是现在那些人见到有利可趁,就准备倒打一把,我知道对们酒店

的损失肯定很大,如果们要什么补偿,尽管开口。”

她也是一时冲动就把股份都卖了的,实际上如果她不退让的话,就算是人都跑光了,可是靠着酒厂的存量,还是可以坚持两三个月了。而现在,梁程掌握了酒厂,恐怕马上就会中断跟白云大酒店的合作了。